<strike id="bjzll"><i id="bjzll"></i></strike><span id="bjzll"></span>
<span id="bjzll"><dl id="bjzll"></dl></span><strike id="bjzll"><dl id="bjzll"></dl></strike><span id="bjzll"></span>
<strike id="bjzll"><i id="bjzll"></i></strike>
<strike id="bjzll"><i id="bjzll"></i></strike>
<span id="bjzll"></span>
<th id="bjzll"></th>
<span id="bjzll"></span>
<th id="bjzll"><video id="bjzll"><strike id="bjzll"></strike></video></th>
中国企业联合会 | 贵州省人民政府 | 贵州企业联合网    今天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 正文
热点文章
     【最高法法官会议纪要】法人分支机构未经法人授权加入债务的行为无效
     【最高院】公司解散或注销是否意味着该公司法人的诉讼主体资格消灭
     【案例解析】公司之间存在相互担保关系的,即使未经公司机关决议亦可认定担保有效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纾困帮扶力度的通知
     企业破产程序中的法律风险防范
     企业融资活动中的法律风险防范
     企业劳动用工中的法律风险防范
     《贵州省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八问”
     企业经营活动中的法律风险防范
     企业内部治理中的法律风险防范
推荐文章
     “税务稽查”全面展开,工资涉税风险要防范
     【人社部】企业不裁员或少裁员可返还50%失业保险费
     【答记者问】关于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
     2019年起母公司中标子公司施工属于转包
     【国家市场监督局】取消“著名商标”评。赫竦ド现挥小昂诎瘛泵挥小昂彀瘛
     本中心劳动仲裁调解维工委法律专家委员李军律师荣获首届“贵州省优秀青年律师”称号
     大数据和知识产权专家委员李建应邀为贵州省农村信用社开展知识产权培训
     透视中国企业家的法律风险
     【权威解读】企业家刑事风险成因及防范路径
     2019年起符合条件的员工可免交社保
 
【案例解析】原法定代表人在仲裁期间转让股权并变更的,在进入执行程序时不能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2021-11-15 16:00:20   发布人:法门囚徒   

裁判要旨

 

本案债权虽然是在肖某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发生的,但本案纠纷发生时债权债务尚处于审查确定期间,此时肖某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已经转让并不为并法律禁止,在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时,肖某已不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在无其他相应证据证实的情况下,不能视为肖某执行中逃避债务,申诉人仅以肖某作为发生争议时的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认为其为实际控制人或者影响本案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依据不足。

案例索引

 

《青岛拜登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嘉善县西塘洲际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执行案》【(2020)最高法执监420号】

争议焦点

 

原法定代表人在仲裁期间转让股权并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在进入执行程序时还能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吗?

裁判意见

 

最高院认为,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当被执行人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可对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按照查明的事实,本案债权虽然是在肖xx担任洲际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发生的,但肖xx于2018年10月25日将其持有的洲际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益街公司和赵xx,并经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核准登记,在案件于2019年8月5日进入执行程序时,肖xx已不是洲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何xx仅为洲际公司的监事。即肖xx、何xx在本案进入执行后均不是被执行人洲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主要负责人。因此,需要根据肖xx、何xx所持股权份额、变更身份及对公司实际控制等综合情况,来判断二者是否属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

 

本案纠纷发生时,债权债务尚处于审查确定期间,肖xx在仲裁过程中向益街公司、赵xx转让股权、变更法定代表人的行为并非法律禁止的行为,在无其他相应证据证实的情况下,不能视为执行中逃避债务的行为。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三项关于“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的规定,如果认为肖xx在转让股权后,仍能够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实际支配公司行为,需要举证证明。现申诉人仅以肖xx作为《酒店合作经营协议》签订、履行及发生争议时的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认为其为实际控制人或者影响本案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依据不足。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何xx系洲际公司监事,并未直接持有洲际公司的股权,在益街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0%,即便如申诉人所述,何xx通过益街公司间接持有被执行人9.9%的股份,也不能仅仅由此视为洲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是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否则就有扩大适用法律及司法解释之嫌,亦不符合善意文明执行理念。故申诉人认为应对何xx采取拘留、限制消费措施亦依据不足。

 

至于申诉人反映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债权仍未得到实现的问题,可以另行主张权利,执行法院应当依法;ふㄈ说暮戏ɡ。

 

综上,拜登公司主张对肖xx、何xx采取拘留、限制消费措施,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其申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企业“走出去”八大法律风险
下一篇:企业内部治理中的法律风险防范

 
  1.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会员中心|隐私声明|版权;|企业投稿|加入我们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贵州企业联合网   www.poemoj.net   2006-2018  版权所有
地址(ADD):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长岭北路贵州富民村镇银行管理部六楼贵州省企业联合会         

联系电话(TEL):0851-86823097    传真(FAX):0851-86855636
E-MAIL:gzec@gzec.org.cn   备案号:黔ICP备09001702号   技术支持:贵州企业联合网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公众账号
瑞安钟夷汽车维修投资有限公司